在线投稿:lgxtxz@163.com | 新闻热线:0915-2529090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首页 > 文学艺术 > 正文
黄开林:父亲的电话
时间:2017-09-08  来源:原创  作者: 黄开林  点击:0 次 

我的手机从来不关,老家有我的老父亲呀!每有电话响,一看是父亲的号码,心里就不由自主咯噔一下。一听声音,紧张情绪顿时消解,除了亲切,还有一些暖意。久而久之,我就期待着父亲的电话,他不打过来,我就打过去。

子曰: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一般都记得前两句,后一句多是忽略不计,很少提及。这四个字的意思是:要是出游,必须告知去处和理由。这并不是找借口,我在西安居住时,老伴常提醒我要不时给父亲打个电话,报个平安。尽管孔子的话让我有一丝释怀,仍对自己不能经常守候在老父身边抱有许多亏歉。

父亲老了,吃85岁的饭了,在我这个老大(长子)心目中,父亲越老越是可爱,越老越逗人喜欢。在一般人看来,老了就爱摆老资格,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父亲越老话就变少,你不问,他不说,就是当着面数落,也只是笑笑,并不辩解。别人说,他就认真听,一脸的真诚。父亲给我打电话的时候不多,有事则打,事则多善。我满59岁时打过,问我办不办(寿筵)?不办就回来。逢年过节打得多,回去过则喜,不回也不强求,成家立业,儿女有各自的事,能回肯定要回。多是收了稻谷,打了新米,或时鲜蔬菜出来,通知我回去拿。还有就是团转四邻过喜会,看我们需不需要还情,提前打个电话通知一声,能当面送更好,来不了他们就带个礼。在电话里,父亲总是报喜不报忧,问要不要啥,回答得干脆:啥都有。问身体好吧?回答是把老大操心,能吃能喝,能动能睡,耳不聋眼不花。答者轻松,问者宽心。我都过了花甲了,六十多年的过往中,好像父母从未找过我们后辈的事,为过一次难。谁家没有难场事,有难自己能扛就扛了,父亲的个性就是不颇烦别人,后人也一样,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开口的。

在我心目中,父亲并不严厉,也不特别慈祥,性格倔强,为人耿直,座右铭是实话好说,实事好做。有一次,我指责他放任老幺,他一句话就让我无言以对。他说:你想一下,从小到大,我动过你一指拇没有?狠命回想,的确没有。父亲背驼了,腰弯了,叫他拄根拐杖,老说不习惯。这是注意形象呢,还是不服老呵,真有点搞不懂了。后母是个急性子,嗓门大,我们回去团聚时,父亲是唯一能指使的人。也是的,不喊他喊谁呢?声音大一点,我们觉得像是喝斥,或者故意让我们听的。父亲从不还嘴,脸上挂着笑意,边起身边使眼色,好像在说:别在意,有她在,你们就省些心。

天上正下着大雨,手机突然响了,一看是父亲的号码,心里不由得一紧:老大呀!还没走吧?明天我进城给你送点鸡蛋,自己喂的鸡子下的,新鲜,吃着放心。听说你最近几天到西安,带给刘昭阳、黄杉、张琴、刘欣他们吃吧!我一时语塞,又宽慰,又感动。我说这样吧!你腿脚不便,我把事情办完,到中坝看卧病在床的大姑,顺便回趟草鞋垭,自己拿吧!他“哦”一声:来时一定要打电话,好准备饭!

大音声自稀,父爱不言谢。我还是要在心底里说声谢谢!父亲一生少说教,多行为,不怒自威,无声胜有声。父亲爱玩两副扑克的“双扣”,却从不玩心眼。父亲精通算盘,却不会算计别人。也未见诉过苦,叫过屈,平淡得像一杯白开水。这是经历过后的平静,沧桑过后的春暖花开,磨砺之后的云淡风轻。一参加工作就在信用社,我在很小的时候就常听他对借贷人说,有借有还,再借不难,信用社就是要讲信用。工作四十年,从未出现过呆账,也未出现过骗贷,退休年龄到了,还让他干了两年。言而有信,要么不答应,答应了就一定要算数。从不夸海口,事情办妥了才回话。老要服老,老要有老样,老要多体谅老伴,老要老得逗人作(方言,喜欢之意)。这是我最佩服父亲的地方,也是我要向父亲学习的地方。


编辑:管理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