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lgxtxz@163.com | 新闻热线:0915-2529090   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 | 繁體中文 
 首页 > 文学艺术 > 正文
散文:桂花村的桂花树
时间:2018-09-20  作者:谢克云  点击:0 次 


如果说是路过此地有感而发,便是对历史的不恭对写作的不重。而我,肯定是以认真的态度专程来拜访这两位值得尊敬的“桂花老人”。

金色八月,阳光是橘红色的,我轻盈地踏上去岚皋县南宫山镇桂花村的路上。早听说桂花村是以桂花树而得名,猜想其中必有故事。

此时的我,仿佛登上成片古树掩映着的山岗。站在村子的东头,放眼四周,山色连天,青翠入眼。桂花村的夏天,美得那么袒露。山林与梯田交织,盘旋公路从山底环绕层层铺叠的千亩袈裟稻田直至南宫山南坡的半山腰间,白墙青瓦的农家小院好几十户,一层两层镶嵌在肥沃的土地上,错落有致,和谐安详。

迫不及待地步入村活动室附近,一阵淡淡的清香早已扑鼻而来,让人兴奋不已。细细寻眼而望,原来是桂花开了,真应了那句:秋之花香,没能如桂。抬头一看,只见两棵高洁清雅的桂花树并排而立,似长相厮守的情侣,更像不离不弃的老伴。传说中的“桂花老人”是这样真实而亲切,它十余米高,树根紧密相连,树冠郁郁葱葱,树枝如伞状铺开。透过枝繁叶茂的树冠,星星点点散布着金黄的桂花。粗壮的树杆上,分布着二十余个碗口粗的分枝,或穿插或弯曲或缠绕或直立,分枝上又分发出数不尽的细小枝丫。那茂盛的风采给予我几多诗意的遐思。难怪宋朝诗人赞桂花:“人间植物月中根,碧树分敷散宝熏,自是庄严等金栗,不将妖艳比红裙。”

此时桂花的芳香已经弥漫整个村庄,我凑近树旁,观察桂花,发现它和其它的花有太多不同之处,在茂密的绿叶遮隐下,星星点点的金色花瓣躲在叶子后面,每一朵碎花总是紧挨着每一片绿叶根部,而这些碎小的花瓣传出的清香却比任何一种花都香的幽远,难怪又称“九里香”。看看桂花的叶子,终年常绿,繁花满枝,秋季开花,芳香四溢,可谓“独占三秋压群芳”。再说桂花的用处十分广阔:除富于寓意和用作观赏以外,还是窨制花茶,提炼芳香油和制造糖果、糕点的上等原料,可以做成香料加布便成了各式香包,还可以泡酒,制成香水,桂花精油等等。茶叶用鲜桂花窨制后,既不失茶的块味,又带有浓郁桂花香气,饮后有通气和胃的作用,是中老年人的饮用佳品。

来到桂花树下的院子里向一位姓盛的老人求教,得知这两棵桂花树已有三百多年的历史,康熙年间他的老先人从湖北孝感迁徙移民时,把一米多高两棵根须相连的桂花树装上船,随同家人历经艰难,长途跋涉到此,当时把树栽植到村的西边,盛氏家人也住在村子西头的桂花树下。家谱上记载,到他这一辈已是第十七代了。到解放后初期,族中一位长者听信风水大师建言,将两棵桂花树迁往村子东头,房屋也随之建在现在这个位置,取名盛家堡。三十年后的大集体时代因为有这两棵桂花树乡政府名为桂花乡,一九九八年县区机构改革时命名为桂花村。

我好奇的问盛老,为什么是栽植两棵而不是一棵或是更多?老人笑谈到,“月宫桂树”的故事有些凄凉,所以他们的先人就决定栽两棵合适,意指相依相伴、永不分离。老人感慨地讲,几十年也没有应验当年风水先生说什么金银宝地、升官发财之类的预言。镇林业站工作人员许祖丹机灵善言道:“什么是宝地?你们住在这里能平平安安、父慈子孝、代代相传,就是宝地。”老人听了着实欣慰,连连点头称赞。

是啊,桂花树以其独特的古老颜范展示自己,用老人般的慈祥护佑着桂花村庄。勤劳善良的桂花村民一代代生养休憩,一辈辈淳朴顽强。现如今,在国家富民政策的惠及下,他们正一步步走向富裕、迈向小康。

看,向晚的微风轻轻抚摸着一阵阵稻浪,躬耕的人们正在回家的路上,泥田里欢叫的青蛙和头上飞过的归巢鸟儿都是古树的朋友,还有房前屋后的瓜果飘香,牲口圈里的肥壮牛羊,它们和村里的人们一起汇成一幅和谐美丽的自然风景图,尽显生态文明之篇章。再看桂花树下,别有一番景象,三只小狗悠悠散步,两只小猫似睡非睡,几位少妇穿着时髦出来乘凉,玩玩手机唠唠家常。老爷爷老太太们总是用好奇的目光凝望,其实是望着现代美好的生活,其实是我们每个人都向往的田园风光。

回家的路上,我不禁想起家乡的桂花树,老家门前的桂花树有七八米高,粗壮的树干,碧绿的叶,细细的枝,淡黄色的小花香味淡雅,棕色的树皮十分厚重。每年花开旺季,孩时的一群玩伴时常嘻嘻哈哈爬上树梢打闹玩耍,消遣日光,十几个孩童抱着树枝拼命摇晃,然后高声呼喊:下雨喽,下桂花雨喽!然后是没心没肺的欢笑.....听奶奶讲,这棵桂花树在她小时候都有这个样。真可惜这是棵被遗忘的古树,如果能像桂花村的桂花树那样早年被保护起来,到今天也会有形有状、有花有色地献给世人观赏。

时光流逝,“月中树”的故事已不是儿时听到的那么简单,小时候常听奶奶讲,月中有棵桂花树,树下一人持一斧,小孩若用手指它,夜间下来割耳朵。现如今读着美妙的宋词:“人间尘外,一种寒香蕊,疑问月娥天上醉,戏把黄云挼碎。”只有感叹岁月沧桑,不如天上月娥,人间能有几回醉,戏把心捏碎。个人的孤寂与感伤、相思与怀旧同诗人的情思暗自契合,几多无奈,涌上心头。

再读易安居士那首《鹧鸪天》:“暗淡轻黄体性柔,情疏迹远只香留,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还是赞美的桂花,还是欣赏的桂花,赞美它的素雅,欣赏它的大方,赞美它充满生机,欣赏它隐藏不露,在其浓郁幽香之中,净化心灵之美。

几十年过去,童年的美好与单纯就像家乡的桂花树一样早已找不到踪影,只有那桂花的清香永远回荡在心。

梦里,总有一个绿色的身影模糊在远方,我想那便是我灵魂的印记吧!

(桂花村稻田照片拍摄   何宗义)


编辑:管理员